正向思考為什麼行不通

 

最近閱讀一些細胞記憶與創傷的資料時,發現有些研究指出光是正向思考是行不通的。我很同意這樣的觀點。從自己的工作經驗中我也發現,某些前世記憶、或生命發展過程所經歷的驚嚇與創傷會在細胞與能量層面上產生『印記』與『信念』,它們作用像靈魂或心靈深處的一處陰影,限制人生某些區域的自然流動。
 

創傷記憶所造成的『印記』與『信念』深深影響我們的思考與行為。想想,如果一部電腦裡面有個程式是錯誤的,在你找出錯誤,並修復它之前,無論你對它輸入什麼資訊,電腦出現的結果(行為)都會是錯誤的。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在一些嚐試之後,會認為大腦催眠,正向思考,或『吸引力法則』,對他們而言是行不通的。畢竟我們所相信的(或我們實際的狀況)與我們想要的並沒有往同樣的方向行進。
 

比如說,你並不知道你有一個內鍵程式:『我不夠好』,但這股張力會驅使你使用種種言行去向世界證實自己真的很棒。或許你個性較被動,你很早就放棄努力,與自己的信念妥協了,你深深相信自己真的很糟糕;或許你天生是個正向積極的人,你一直都很努力向上,在別人的眼中你也實在是一個不錯或很了不起的人。儘管如此,你就是無法肯定自己的成就,你內在總有個聲音:『我不夠好』、『我應該更努力』…。在完成一次老闆交代的任務後,你希望得到旁邊的人的喝采,你也嚐試自我鼓勵,拍拍自己的肩膀說『我這次真的做的很好』。但過沒多久內在的疑惑就浮現了:『真的嗎』?『唉呀,我應該那樣做才對…』、『我應該可以做的更好』…。也許你需要旁邊的人一再的,大聲的對你說:『你做的很好』!『你好棒啊』!)……無論如何,你內在仍會繼續嘀咕:『有嗎』?『真的嗎』?(或出現其他版本的聲音)
 

一個出生就被送人,或在生命早期沒有得到家庭適當的關愛與照顧的人,可能發展出的信念是『沒有人要我』、『沒有人愛我』、『我是孤獨的』。他可能很早就被『沒有人要我』的信念力量所擊敗,他認命;但一方面他也期待被彌補,他告訴自己一定會找到真愛。愛以不同的面向成為了他生命重要的課題,他內在深處的不足感會很渴望獲得一份無條件的愛,而不是去分享愛。這內鍵程式可能阻礙他進入親密關係(相信自己不值得),或很輕易的進入親密關係(緊抓住任何被愛的機會),或無法在一段關係久待,不斷的離開與進入不同的關係(在害怕愛與渴望愛之間擺動)…,或在親密關係中無法真正享受愛與關懷。這個信念遇到不同的情況,會發展出不同的程式:『我不夠格』、『我不配』、『真愛不存在』、『愛是有條件的』、『我需要很用力的爭取愛』、『我的存在是多餘的』…等等。
 

一個有內鍵程式『錢是俗氣的』、『錢會引起糾紛或戰爭』或『錢會惹來麻煩』的人,他對於『賺錢』可能就不會感興趣。所以當大家都在談錢的時候,他內在可能會出現一些模糊的批判或緊張,他最後可能發現自己與錢是有距離的。因此,有這樣內鍵程式的人很難賺到錢或累積金錢。不過,當生存需要變得緊急時,他也會想要吸引錢,去賺錢;但終究發現他很難和錢拉近距離。相反的,相信『錢是萬能的』或『錢等於保障(安全感)』的人,他與錢的關係會是緊張的。因此,儘管他已有足夠的物質生活,他仍然會覺得不夠,沒有安全感。基於安全感,有這樣內鍵程式的人可能會把愛與金錢劃上等號,或甚至用錢來衡量一切的價值。
 

『沒有人會幫助我』的信念可能賦予人一股強大的力量,讓人變得很獨立自主。但在這個『獨立』的背後是創傷,不是一種自然力量的呈現。當『沒有人會幫助我』程式在你的大腦系統內化時,你的接受性會受到極大的影響。每當有人施惠於你,或給予你幫助時,你會馬上想辦法還他,或甚至加倍奉還。相對的,當『接受性』不完全敞開時,『給予』也不會是不求回報的。這個程式讓你無法敞開接受生活中與人之間的互助行為;當你有困難時,你無法允許自己求助於他人。當情況變得很糟糕時,你內心可能渴望有人來幫助你,來救你。但事實上,你真正相信的(認為的)是『不會有人幫我的』、『沒有人幫的了我的』…。
 

我們稱這些局限生命能量流動的內鍵程式為『錯誤的信念』。錯誤的信念可能單獨存在,也可能與其他信念一起運作,在潛意識中交織形成一種詭異且複雜的能量結構。這能量結構本身就是一道阻礙、它會局限生命力的上升,也會削弱意念的力量,經常給人一種事與願違或使不上力的感覺。
 

在我接觸的案例中,發現某些信念是集體文化的信念,有些則很個人化。我也發現家庭排行的位置,會造就某些特定的信念,其中以『老二情結』最具特色。
 

另外,母親在懷孕期間的情緒、父母對胎兒或幼兒的小抱怨或玩笑話也可能影響這孩子一生:『生命好辛苦啊』、『你好煩啊』、『我希望這次是個男的/女的』、『你要是男孩/女孩有多好啊』、『怎麼這麼醜,這不是我的孩子』、『你怎麼那麼笨』、『早知道就不該把你生下來的』…等等。縱使父母後來態度有所轉變或嚐試彌補,當時受傷的情緒記憶仍會持續影響孩子與他自己的關係。尤其當話語是帶著情緒時,對孩子的影響就更為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