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記憶

光體

這個月來接受細胞記憶存取的五個案主已分別完成他們五個療程。有趣的是,這五位從他們的細胞記憶所存取到的訊息,除了在一開始時存取到與母親或在子宮狀況有關,後來所接觸到的情境則是靈魂進入生命那一刻或進入之前有關的訊息。其中三位看到了自己的原始光體,有兩位接觸到了他們的前世。他們所有人的共同點是所發現的訊息揭露了他們無意識中所攜帶的信念,那些信念分別儲藏在身體不同的部位,用不同的方式在他們的生活中運作。

在開始發現某些案主能存取到的記憶與母親是無關的時候,我頭腦出現了問號,一度檢測自己的方式與所使用的能量振動是否影響了他們,特別注意別讓案主跑到別的地方去了。但似乎能量就是這麼運作的,在每一次的記憶存取過程中,那裡有什麼就是什麼,我只能選擇支持讓當下要被看到的如是的浮現出來:似乎當下所顯露的任何訊息對客戶現今的人生而言都具啟發性。那過程就好像允許一道白光進入黑暗的無意識中,迅速有效的釋放掉他內在的執著,化解他與自己以及與他人之間的情緒糾結。

很感謝每個來到的人都帶著很大的信任與強度;因此清理與了解的光可以照耀他們,讓他們在短短的三個星期內可以對自己的生命有更清晰的了解。這三週來,每個人每一次的療程都有許多重要的發現;在記憶存取過程也可能揭開一些更早期的訊息,這些可能是靈魂攜帶的創傷或關於此生的生命學習;這工作讓我學習更敞開的等待任何可能的發現與發生,陪著每一位探討者進入那深不可測的靈魂深處。

在記憶存取過程中,情緒記憶會透過身體感官浮現出來,但很少發生情緒宣洩(憤怒或悲傷)。這是一項能量工作,所支持的是『讓實相自己顯現』;當了解發生時,那些引發痛苦的情緒記憶自然可以在能量的支持下被釋放掉。在整個過程中我們會不停的在時空中游走,存取到不同時期的記憶;案主的能量系統會決定讓哪些舊有的記憶被看到與被釋放掉:感受到母親的痛、母親的愛、母親的無奈、不被期待、在子宮裡的平靜與安全感、與母親與存在合一、遇見自己的光體、甚至母親從小攜帶的受虐記憶…等等。

所以,我們無法預期會看到什麼或經驗到什麼。從許許多多的個案經驗中可以確定的是,在療程過後人會感覺變輕了、清晰平靜、很歸於中心、更喜悅、滿足、對身體感覺變得敏銳…等等,尤其隨著時間的推進(療程過後,療癒的過程與更新會繼續運作持續半年或更久),可以感受到某種很細緻的改變在發生著:好像自己離過去更遠了,整個生命正往前不斷的展開來。